共同的家

  • 文章
  • 时间:2018-09-24 15:23
  • 人已阅读

  韩林根刚出来打工不久,说实话,一开始他对城市是有些抗拒心理的,总觉得城市高大、威严、冷漠,让他觉着害怕,可很快,他就爱上了这座城市,比起家乡,城市更繁华、更多姿多彩,更重要的是,城市的和善与包容绝不逊色于家乡。

  

  这天工地提早收了工,下午放半天假,一身灰一身汗的韩林根正要洗澡,几位工友兴致勃勃地喊他:“林根,走,上街逛逛去!”

  

  韩林根一听十分高兴,忙说:“好的、好的,等我洗把澡,换身干净的衣服就走……”

  

  可这时,早有工友一把拉住他,这位工友岁数最大,大伙儿都叫他大哥。大哥说:“不用洗不用洗,衣服也别换了,出发!”韩林根一愣,看看同样一身泥灰的工友,心说干吗不洗澡,这时另一个工友开口了:“林根,甭洗澡,也甭换衣服,听我们的,没错!”

  

  韩林根心里纳闷,可还是听了大伙儿的,没洗澡没换衣服就上了街。走了一会儿,韩林根很不自在,他老觉得路人的目光全集中在他们身上。韩林根又悄悄打量了自己和工友们,个个满身灰尘、衣服肮脏,确实跟环境不搭。意识到这一点,韩林根心里更别扭了!

  

  等他们上了地铁,这种感受就更明显了。地铁内锃光瓦亮,乘客们个个干干净净,就他们几个与众不同,刺眼极了。这时段地铁里人满为患,甭说坐了,连个插脚的地方都没有。韩林根心说工作半天,本就累得腰酸腿疼,现在还得站着,这罪可受大了。

  

  就在这时,奇怪的一幕发生了:大哥忽然一屁股就地坐了下来,另外几个工友也如法炮制。

  

  韩林根一愣,他们这是干什么?虽说坐着肯定舒服点,可也太不雅观了,再说也占地方。

  

  韩林根正发愣,突然有坐着的乘客站了起来,对大哥他们说:“我到站了,坐我这边吧!”

  

  接着,又有几个人站了起来,他们竟然都起来让座!

  

  工友们嘴里客气着,可都坐了下来。接下来韩林根惊讶地发现,虽说到了一个站点,可刚才站起来让座的人并没有下去,而是站得远远的,脸上露出一种奇怪的表情。

  

  这表情是什么意思呢?有点复杂,又有点隐藏不露,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韩林根想了又想,终于读懂了其中一层意思:人家有一点点嫌弃。

  

  等韩林根他们到了目的地,准备离座时,韩林根发现原本干干净净的座位被他们弄脏了,因为他们的衣服都万博体育游戏是亚洲最大实力超群的动漫娱乐门户网站,万博体育电脑版为娱乐者提供各种各样的投注服务,享受最好的游戏,新万博体育官网是一家知名的棋在线游戏网站,万博体育没有更好,只有最好,澳门娱乐誓将财富一网打尽。很脏。弄脏的座位,别人还会坐吗?

  

  下了地铁,韩林根忍不住问道:“大哥,我们既不老也不小,刚才人家为什么会给我们让座?”

  

  大哥他们一听,都意味深长地笑了,大哥略带羞涩地说:“因为我们脏吧。看我们坐在地板上,坐在座位上的人会有压力,他们怕有人把这一幕拍下来传上网什么的,然后人家会骂坐着的城市人冷漠、排斥农民工,同时还会夸赞农民工自觉,宁肯坐在地上也不肯弄脏座椅……林根,我们也是上网时无意中看到了他们可能会让座的原因,后来再出来也就习惯不换衣服什么的了……”

  

  韩林根听大哥这么说,心里闷闷的,一路想了好久。

  

  时间飞快,这天工地又放假,大哥再次叫上大伙儿一起去街上逛逛。韩林根也答应了,不过他一脸坚决地说道:“这次我们洗把澡,换身干净的衣服再出去!”

  

  见大伙儿没反应过来,韩林根继续说:“上次我们那样做,虽说有了座位,可我清清楚楚捕捉到了人家眼睛里的意思,多少有一点儿瞧不起我们。大哥,城市是城里人的家,現在也是我们农村人的家,我们跟他们是平等的,为什么要靠自轻自贱来换取一丁点儿的便宜呢?我们老怪城里人瞧不起乡下人,可我们自己就没有一点儿责任吗?”

  

  大哥一下子愣住了,大伙儿也有点不自在,半晌,大哥迟疑着说:“要么,听你一次?”

  

  大伙儿再次上了路,这回都蛮清爽的,除了一位工友因换下的衣服还没来得及洗,继续穿着身上的脏衣服。

  

  走了一会儿,大哥忍不住嘀咕道:“怪了,这回感觉还真有点不同,以前人家看我们的眼光怪怪的,离我们也远远的,现在没有这种眼光了,心里蛮舒服的。”接着,他伸手一指那个没换干净衣服的工友,吆喝道:“现在就数你小子扎眼,下次不弄干净,不带你出门!”大伙儿听了,万博体育游戏是亚洲最大实力超群的动漫娱乐门户网站,万博体育电脑版为娱乐者提供各种各样的投注服务,享受最好的游戏,新万博体育官网是一家知名的棋在线游戏网站,万博体育没有更好,只有最好,澳门娱乐誓将财富一网打尽。“哗”的一声笑了起来。

  

  这次在地铁里,依旧没座,韩林根他们和别的乘客人挨人、人挤人地站着。

  

  大哥用家乡话小声说:“林根,虽说没座位,可我心里是高兴的,因为城里人没有像以前一样躲着咱。林根,你说得对!”

  

  这时有个坐着的人到站下了地铁,那个没换衣服的工友动作快,一屁股坐了下来。大哥对他翻了一个白眼,没说什么。很快到了目的地,这个工友站了起来,不过没有人坐他的座,因为座位被弄脏了。

  

  这时,大哥从兜里掏出几张纸巾,飞快地擦了又擦。

  

  韩林根见了,心满意足地笑了。等他们走下地铁,地铁上的其他乘客也都点点头笑了。

上一篇:金龟子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