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翩然

  • 文章
  • 时间:2018-10-09 08:52
  • 人已阅读

  东陵年,陌上花开,她长发悠然。皓月星空,独不见一抹忧花落尽。

  他一袭白色长袍皎洁如月,风中衣袂翻飞。他坐在桃树下听她操琴吟唱:“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卿心有君,君不知。”

  她面如桃花嫩粉,千万墨丝飘荡在她的脑后。“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他吹着萧,桃花纷纷扬扬的落在了地上,宛若一首哀痛的歌儿。“花落,嫁给我吧。”?女眨着眼睛,眸间是淡淡的哀痛。她低下头,不谈话,只是用长袖掩着脸跑开。

  岁月落尽了繁荣,鲜血染透了戎甲,他被皇上受命为远征大将军,边陲交战三年。少年眉间的哀戚。看尽你泪雨纷然落下。

  风飞扬,意昏黄。

  醉君几时当月明。

  北城别。回眸三生琥珀色。

  西城诀。转身一世琉璃白。

  有一种眼光直到分手时,才晓得是留恋;有一种感觉,直到拜别时,才大白是肉痛;有一种表情,直到难眠时,才发觉是相思;有一种缘份,直到梦醒时,才清楚是永远。有一种眼光,相互相识时,就晓得有一天会留恋;有一种感觉,不曾拜别时,就大白有一天会肉痛。

  琼壶歌月,长歌倚楼,墙头马上,一尊芳酒。时光在艰巨,也忘不掉芳华中你的容颜。泪雨倾盆,流年轻转,三年时间,君能否许我一世不败烟花。

  他交战而归,脸上有着成功的微笑。褪去了少年的青涩,他有着不羁冷冽的气质。他轻抚着她的发丝,和顺耳语:“我回来离去了,嫁给我吧。”

  待君归,君临天下,倾一世尘凡繁荣。新婚燕尔,暗香浮动月昏黄。花落一袭大红嫁衣,妖冶的妆容烘托出她精巧的面目面貌,双颊微红。她为他斟一杯酒,他一饮而尽。她照旧操琴吟唱:“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卿心有君,君不知。”他听出词中的意思却也只是浅浅一笑,一如昔时,他的那句话同样的波涛不惊:花落,嫁给我吧。

  第二天凌晨,她提笔落墨: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他从她的身后抱住她,她的眼珠里有着说不出的情感,哀痛亦是欢愉。耳畔他轻柔语色:“花落,今生我定不负你。”她的嘴边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今生,你必定要负我。

  纵然花落再美也有看腻的时候。自古痴情帝王家,她又怎会不晓得呢?月光皎皎,金风抽丰萧瑟,花落遽然缅怀起年少时的他,白衣如雪,誓若轻尘。

  他一袭紫衣月下独酌,枕星河,不泼墨却把情字勾勒。花落面若桃花照旧为他操琴吟唱:“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卿心有君,君不知。”他已渐行渐远,背影模糊不清,远传传来他愤怒的声音:“花落,你唱够了不!”心弦断,断那三千痴缠。暗处花儿翩然落地。

  东陵年,南亦亲王废除正妃。坠花湮,埋没一朝风涟。花落浩叹了一口亲:“自知明月无相昔。”她用轻轻有些僵硬的手指奏琴浅唱:“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卿心有君,君不知。”她拔下头上的发簪刺入凝肤玉脂,鲜血从白皙的手段上慢慢流下。

  花落翩翩,

  长发然然,

  琴声悠扬,

  素衣如雪。

  墨色千万缕发丝,染皓月星空

  凝血似玉,筝魂只待花落翩然

  剪不断,理还乱。耳边又回想起他轻柔语色:今生,我定不负你。

  情如风,

  意如烟,

  花翩翩,

  素纱衣,

  古筝一曲过千年

上一篇:我也捐了五块钱

下一篇:没有了